90後“美少女”來襲?眼下,廣州兩家互聯網公司———酷狗繁星網和歡聚時代開始分頭打造各自的90後女子團體———S.I.N .G和1931,而日本偶像女子團體中國上海版SN H 48的經紀公司也已推進廣州等地的市場調研,或在近期將SN H 48模式植入本地。中國偶像音樂產業鏈似乎從“美少女”系列嗅到了曙光。“美少女”為什麼這麼火?記者多方調查,試圖找到“美少女”模式與中國偶像音樂產業鏈之間的盈利空間法則。
  90後偶像女團有多火
  90後少女們在舞臺上短裙飛揚,邊唱邊跳,距離她們不到1米的粉絲call(粉絲們經過排練的日語喝彩)排山倒海,並且有著嚴格的韻律,“去過現場的人都會愛上那裡的。”上周六午夜,女子偶像團體SN H 48的一名粉絲在看完公演(現場演出)後告訴記者,“公演並不只是偶像的演出,而是飯(粉絲)與偶像一起的演出。”他的嗓音聽起來有些啞啞的。
  2012年成立於中國上海的SN H 48是日本女子偶像團體A K B 48的海外姐妹團,均由日本著名音樂人秋元康打造。早些年出道的A K B 48已被列入吉尼斯世界紀錄,因為曾創下年收入10億美元的業績。而上海這支女子團體亦打破了華語樂壇長期以來的萎靡,其第4張專輯《心電感應》於2014年3月12日線上起售5分鐘內,隨即銷出2萬張。
  為什麼“人人都愛美少女”
  為什麼“人人都愛美少女”?廣州酷狗音樂旗下的酷狗繁星網總經理謝歡帶著這個問題專門跑去SN H 48斥資2000萬打造的專屬劇場———SN H 48星夢劇院看了一場演出,臺上的女孩們技藝生澀,但他身邊坐著的一位招商銀行胖大叔毫不介意,“他打扮得像一個日本人,甩著熒光棒,跟著呼喊”。
  起初,謝歡覺得這種模式“相當奇怪”,但現在他把這種模式稱之為“偶像版本2.0”。這個名詞的含義主要區別於傳統的造星方式:傳統的明星是要先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磨練自己,然後作為一個成品,直接“砸”向粉絲群;但這些少女從一個個普通人開始就呈現在粉絲們面前,除了每年數百場的線下劇場演出、握手會,還涵蓋網絡直播、自製網絡綜藝等線上節目,從線上到線下,“完整地毫無保留地”展現在粉絲面前。
  偶像養成記
  沒有粉絲就折翼
  “就像一個養成類的網絡游戲,玩家(粉絲)與游戲主角(偶像)‘朝夕相處’。”SN H 48的經紀公司———上海久尚演藝經紀有限公司CEO陶鶯近日在虎嗅網的採訪時說,即讓粉絲們成為“造星”游戲的玩家。
  與過去的偶像團體3-5人成團不同,這些女子團體的人數已經突破了幾十人甚至幾百人。創新工場投資總監張亮在知乎上調侃道:“曾經見識過另外一個300多人的偶像團體,而且我還跟別人吹牛逼說自己能認出其中每一個人。這個偶像團隊,就是N BA。”
  正像N BA產業一樣,女團產業同樣由粉絲推動。SN H 48的粉絲恰恰是把喜歡某個團隊成員稱之為“推”,因為離開粉絲的支持,這些女孩分分鐘會在追夢的道路上折翼。如SN H 48今年第一屆偶像年度總選舉結束之後,只有粉絲得票總數前16位的成員能赴韓拍攝M V,製作團隊則與亞洲當紅偶像組合“少女時代”、“Super Junior”共用一個。
  “推”的方式各不同
  “哪個是主唱,你告訴我粉絲有多少,由高到低排序。”謝歡告訴記者,由於酷狗音樂作為在線音樂運營商,有聚合粉絲的特點,所以酷狗繁星網打算打造的S.I.N .G女團將從一開始就在互聯網上選舉、PK,充分發動粉絲的力量。
  在上海讀書的許天華就同時“推”了3個SN H 48的團隊成員,除了去現場支持,他還分別為她們建立了一個微博進行互動,他說:“為偶像單獨開個微博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自己在飯她的路上經歷過些什麼。”他幾乎每天都會@一下她們,表達諸如“側臉好美”、“沒趕上接機”之類的細微關懷。
  如何選擇“推”的對象?許天華說因為團隊人多,所以“總會有適合你的”。“我‘推’的並不是最漂亮的,不同人選‘推’的方法也是不一樣的,有些人喜歡看臉,有些人看身材,有些人看性格,有些人看舞臺表現力……”
  粉絲經濟學
  劇場+握手券
  在傳統數字音樂產業鏈中,下游是聽眾,中游是像酷狗音樂一樣的服務提供商(SP),上游則是唱片公司之類的內容提供商(C P )。前豆瓣數字音樂分析師齊巍向記者分析:“移動運營商(O P)靠彩鈴壟斷了95%的市場,使得SP只占4%,C P不到1%,分給音樂人的則更少。”
  SN H 48作為音樂人則面臨同樣的問題。儘管團隊每周大約5場的公演幾乎能做到80 %的上座率,但劇場總共只有340個座位,普通票價80元,V IP票價168元,一場下來,每個劇場流水大約在4萬- 5萬,製作上的投入與低廉的票價相比,甚至是虧錢的。陶鶯坦言,演唱會、劇院演出、發行唱片統統不賺錢,傳統的音樂產業盈利渠道已經不再適合互聯網時代。
  “真正驅動SN H 48銷售上萬張唱片的動力不在於音樂本身,而是來自於握手券。”陶鶯說。這與日本模式相同,即在女團發行每一張唱片中附帶一張握手券,粉絲只有拿到這張券才能去劇場等地與偶像“親密接觸”:偶像會與粉絲一一擊掌,並致以感謝,直到所有粉絲全部離場。
  “這是其他偶像無法給予的。”多名粉絲都向記者表示,像握手券、投票權等“出售體驗”的活動是最吸引他們的地方。陶鶯對於SN H 48構想的商業圖景,也正是以劇院為圓心,以對粉絲挖掘的深度為半徑所構建的粉絲經濟生態。
  “她們非常賺錢。”齊巍說。據齊巍估算,一個比較深度的粉絲,一年對偶像的消費在500- 1000元之間。從新浪微博來看,目前SN H 48有87個女孩,其中人氣最旺的女孩粉絲有25萬。那麼,這個人氣最旺的女孩每年的產值在千萬元級別,“更何況還有那麼多女孩”。
  “網絡女主播”
  +“虛擬禮物”
  “在廣州,同樣構建起粉絲經濟生態的則是Y Y和酷狗繁星網。他們主打的“網絡女主播”商業模式是由“網絡女主播”的線上粉絲為其花錢購買“虛擬禮物”而形成的。
  依靠這一模式,Y Y和酷狗繁星網成為極少數依靠在線音樂盈利的公司。其中,Y Y旗下主營“網絡女主播”的Y Y音樂第二季度營收5.16億元,繼續上漲,以占比61.4%遠超另外三項業務;酷狗繁星網則擁有5000萬在線用戶,成為酷狗音樂5大音樂產品線中最賺錢的一個平臺。
  而兩家公司推出的女子團體1931和S.I.N .G正是要將SN H 48和“網絡女主播”融合起來。偶像除了依靠線下演繹和握手會等賺錢,還能通過線上接受粉絲的“虛擬禮物”盈利。
  謝歡認為,音樂服務提供商(SP)比唱片公司之類的內容提供商(CP)更具牽頭打造女子團體的優勢。一方面,SP占有了用戶的耳朵,相當於擁有粉絲群;另一方面,SP可以借鑒日本模式,發動各大CP提供偶像,組成女子團體,一起做大整個產業。
  “音樂的聽代表過去10年的產業,不賺錢;音樂的看和唱代表未來10年的產業,很賺錢”,酷狗音樂CEO謝振宇看好這場偶像音樂產業正在發生的變革。
  不過,線上能否實現盈利仍要接受考驗。記者採訪過的粉絲均表示,線下與偶像互動是線上視頻無法替代的。謝歡亦不否認這一轉化十分困難,但他仍然相信互聯網的差異化,“土豪刷錢,一擲千金,如果是要泡妞去線下就好了,他們還是有很多心裡訴求。”
  採寫:南都記者 馮葉  (原標題:宅男女神刷了多少胖大叔)
創作者介紹

leftover

ke31kekf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